拨云见日,未来可期;不骄不躁,风雨同行。

【朱白/rps】眼看天亮

瞎嗑:

*点梗


*现实向


*近期事,他哥视角,不虐,放心看。




01


关于白宇恋爱曝光的消息铺天盖地迅速传遍整个网路的时候,朱一龙正蹲在地宫的一角等补拍镜头。


今天有小雨,天气不怎么好,为了防止地面上的一些情况拖延拍摄进度,《重启》剧组不到八点就开机了。


朱一龙早上只来得及吃了半个面包,本来就没饱,地宫冷且潮,两个场景拍罢,饿上加饿。


扯过腰间的军用水壶灌了几口水,舔了舔嘴唇,他莫名地有些心慌。


拍戏的时候,他手机都放在助理那。地方偏僻,信号断断续续,但他确定直至开拍前,自己也没有接到白宇汇报早餐的例行电话。至于现在有没有来电话,他无从知道。




眼皮子不停地跳。


朱一龙跟自己纠结了半天左眼到底是跳财还是跳灾,没论出个所以然来。


正寻思着要不要偷偷舔一口包里做道具的压缩饼干充充饥,听到导演叫他,该走下一场戏了。


“来了。”


朱一龙站起身,看了眼手表,拍拍裤子上的土,跳过几层石头台阶,朝胖子走过去。


现在这个当口,他叫吴邪,身处南海王地宫,时间不是2018年11月21日早上8:40,而是某年某月的下午3点半。


险象丛生,只顾得上生死,顾不上谈情。






02


“卡!这条过。”


导演拿着喇叭喊停的时候,正好接近放饭的当口。朱一龙立刻把自己从吴邪的角色状态切出来,捂着咕咕叫的肚子,三步并做两步去拿饭。


地洞里回音大,众人嬉嬉闹闹的声响传进耳朵,有些震得慌,跟脑袋贴音箱上了似的。


他索性揣着饭爬上地面,边走边朝工作人员挥手:


“皮皮,我手机呢?”


“啊……在我这。”


“有电话吗?”


“……没有。”




没有?


朱一龙心下有些疑惑,他接过手机,还没开锁屏,先映入眼帘一条优酷视频的消息推送。


标题14个字,外加一个感叹号,足以将他回到地面重见天光带来的好心情一扫而空:


“独家!白宇刘萌萌亲吻过夜正热恋”


原来左眼跳的是灾啊……


后知后觉,一头雾水。


背上冒了汗。




朱一龙将还没打开的盒饭放在一边,解锁拨号。


长久的等待,没有人接。


再拨,还是一样。


朱一龙换了个号码,拨过去。


好么,直接线路繁忙。


他切进微信,打语音电话。


【对方的手机可能不在身边】


地面上似乎并不比地洞下暖和,风顺着领子吹,发冷。


唯独攥着手机的手心里,黏黏腻腻,一层降了温却蹭也蹭不掉的汗。




“哥,下午1点就开拍了,你先吃饭吧”皮皮在旁边忍不住开口。


朱一龙想了想,终于把手机撂下,将自己埋进折叠凳里,捧起饭盒。


扒拉了几口,抬头:


“你手机借我用下”


“啊?”


“我得上个微博…”


白宇啊白宇,说好了再等等,你这是要干嘛呢?






03


时间倒退回9月下旬,朱一龙在罗马拍戏的时候,接到了白宇的越洋电话。


“哥,今天的戏拍完了?”


声音隔着时间和空间的差值传过来,显得忽远忽近,不怎么真切。


他彼时正拎着一堆衣服鞋子往酒店走,这几天下了戏就是购物,出国一趟不容易,回去的时候又恰逢中秋,朱一龙把所有东西换到左手,右手举着手机,感觉自己活生生一个欧洲代购。


“嗯。刚给你买了件睡衣,正往宾馆走呢。”


“睡衣?不会又是红秋裤吧哥!”


“……我倒是得能在罗马买来红秋裤啊。”


“哦,也是~”




错身过去一辆小摩托,是白宇喜欢的型号。


朱一龙暗暗笑了几声:“所以你掏着长途话费就为了跟我贫呢?”


没想到问句抛出去,半天没收到回应。


快走到宾馆楼下的时候,白宇终于吱声了:


“哥,等你回来我跟你交代件事,你别生气。”


“?”


朱一龙刷卡,上电梯,他不知道是白宇说完就没再说了,还是信号断了。


听筒里一片沉寂。


让人不安。


手指被一众购物袋勒得生疼。




“你现在交代。”


“不行……”


“为什么不行?”


“哎……哥……”


“你说。听着呢”


“我们当面说,真的得当面说。你别飞上海了,直接回北京,成吗?”


白宇的声音哑哑的,听起来有些委屈又有些犹豫。




朱一龙终于还是不忍心,隔了半晌,回了句:


“……成。”






04


《我的真朋友》一杀青,朱一龙就直接飞回了北京。


下飞机的时候收到了白宇的微信,“你家等你。”


这阵仗,怎么觉得跟要谈分手似的。


搞得朱一龙心里直发毛。




他拖着两个大箱子从地下车库上电梯,临到家门口的时候,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不敢掏钥匙。


推门进去,白宇就坐在客厅。


穿着一身粉毛衣,抱着个靠垫,看见门开了立刻就站起来,一蹦一跳地穿拖鞋。


“诶,我帮你拎箱子!”


“……就五米路,歇着吧。”


朱一龙把两个行李箱陆续拽进门,抿了抿嘴角,心跳缓慢归位。


他的白菜看起来还是甜甜的,不像是不喜欢自己了的样子。


但疑问已经在他这憋了好几天,他现在就得知道答案。




来不及坐下,朱一龙靠着墙,从桌上摸了个橙子,边剥边开口:


“交代吧,怎么回事?”


“你别生气。”


“你先说是什么,我才能决定自己生不生气。”


“不行……你先发誓你不生气。”


白宇盘腿坐着看他,竟显得他这个角度,有些居高临下了。




朱一龙放下橙子,往前走了一步,依然是向下看的姿势,语气并不缓和:


“白宇,你如果确定某件事情我会生气,那又为什么要做呢?”


“哥……”


“所以你必须先说,我只能保证认真听,保证不了别的。”


他并不是已经生气了,只是有些逻辑,在他这明明摆摆是走不通的。他本来就对白宇有些患得患失,但在预期范围内白宇能说的最多也就是比如接了个新戏要拍好久不回家、或者偷偷换了经纪公司这些的……


不料事情真正的描述,还是超出了预估,往他完全想不到的方向横冲直撞了出去。


“我前几天和刘萌萌吃饭了。”


平地惊雷,不过于此。






05


很多情况下,感情的脆弱程度会远大于坚强系数。


换句话说,感情这种东西,在某些方面十分有韧性,却总在另外一些常见或刁钻的角度,不堪一击。


朱一龙深以为然。


因此,即使现在已经是11月了,他仍然没有对那场背着他的“摆拍”彻底打开心结。


白宇那天解释了很多,甚至大晚上的,带他去了一遍“案发现场”。




“就这?”


“嗯,就这。”


“然后呢?”


“然后我背过去亲了她。”


“哪里?”


“记不清了,左边脸吧。”




朱一龙没做停留,快步往前走。他不想脑补任何东西,他刚刚已经气过一轮了,现在是以和白宇和解的姿态,被迫勘察现场。


平心而论,白宇是个足够诚恳的恋人。他针对这件事情心里不舒服,更多的是因为自己。


自从《镇魂》开播以来,一切仿佛就都变了,变得更好也变得更坏。


但好与坏之间,如潮的粉丝、关注度、代言和片约中,错综突兀地掺杂着的,是他和白宇的爱情。


见不得天光的爱情。


壹心想要留退路,没任何问题,甚至可以说是明智的。


刘萌萌愿意配合,他也应该多少存些感激。


但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呢?


为什么。


不是因为这场摆拍,也不是因为错位的亲吻,为什么呢?




朱一龙没跟白宇并肩,他一个人辟出一条道在地库里走,他知道白宇就跟在后面,却没办法装作无事发生,就这么把这一篇,掀过去。


前面是个拐角。


朱一龙停下来,正犹豫要往左还是往右,下一秒却被从背后抱住了。


“哥,你知道我喜欢你的,特别特别喜欢。不喜欢别人,只喜欢你。你千万别瞎想,好不好?”


明明是纸片人一个,拥抱的力度却大得惊人,胳膊缠着胳膊挟持肋骨,肋骨裹挟胸腔,胸腔挤压着全部的五脏六腑,朱一龙发觉自己一声一声的心跳都走了音。


然后他听见白宇凑近,低声说:


“你中秋回家,能带上我吗?”






06


什么是爱?


是谁教会了谁爱?


朱一龙玩着手里的仿真枪,盯着汩汩的水顺着岩壁往下落。


他不知道皮皮现在有没有打通白宇的电话,反正截至下午临开拍前,是没有的。


朱一龙下地的时候,把手机再度塞给了皮皮,顺便指了指自己放在凳子上的包:


“里头有一万毫安的充电宝,你帮我接着拨。”




时隔两个月,他这会儿的心境,其实很不一样了。


虽说也不是一点不生气,但更多的是担心。


中午的时候,他用别人的账号登录微博看了下,针对白宇这段“恋情”,总体还是祝福的比较多。


当然,也不是没有难过的内容或难听的话的。


朱一龙觉得自己心情颇是复杂。


如果今天跟在白宇后面那个名字是他,会是什么情形呢?


会有人,祝福吗?




他不敢自作多情回答。


10月份那会儿,白宇去兰溪定妆,回程的时候趁飞机没飞,跟他打电话。


“哥,看我微信了吗?”


“还没顾上,怎么了?飞机延误了?”


“没。准点,马上登机了。你看我微信哈,是刚刚收的粉丝写的信,感觉是镇魂女孩儿呢~”


白宇又随便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朱一龙打开微信,发来的是张图片,字体清秀。


内容跳不出表达喜欢、支持和感谢,这些话无论是在他的微博还是在白宇的微博,都常见。


但珍贵就珍贵在,已经十月份了,这话,现下是说给他们俩的。




朱一龙又反复看了几遍,才不舍地退出大图,瞥见对话页面跳出一条新的信息:


“哥哥,你看,还是有人支持我们的。”




是啊,不是我或者你,而是我和你。


多好啊。






07


但朱一龙真的不敢奢求什么。


他偶尔会换位思考,如果自己是白宇,会和这个叫朱一龙的人谈恋爱吗?


答案往往很伤人,他不会的。




朱一龙这个人,太难搞了。


甚至连朱一龙本人,都是这么觉得。




他有时候真的好奇,白宇是凭着一股什么勇气,迎难而上的。白宇好像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这辈子能遇上白宇,就像走在荒漠里,遇上了一只猫。


猫蹭他裤脚、顺着他的胳膊爬上来,拿脑袋碰他的脸,痒痒。


他就靠着这些亲昵、快乐和软乎乎的温柔,由猫陪着走出了沙漠,又走进繁华都市、崇山峻岭、田园乡野,变得喜欢上好天气,唱一首首情歌,迎面遇上路人,也更爱笑。


但好像,还不够啊。


是不是还不够好?


他究竟该怎么做,才能光明正大地在自己的小太阳淋了雨的时候,抱起他,就像云彩包裹住一团暖烘烘湿漉漉的光呢?




今天的戏拍得差不多了,剩下的深水镜头要交给武替。


朱一龙正躬身拧裤脚上的水,听见皮皮从洞口探进来喊:


“龙哥,你电话。”


“马上。”






08


不知道是不是下午在地底闷久了,朱一龙再度听到白宇声音的时候,有些恍如隔世。


“你人在哪儿呢?”


“路上。”


“哪个路上?”


“去找你的路上。”


“那见面说。”




这是白宇给他养成的习惯,异地最忌讳不沟通,最依赖沟通。


而最好的沟通,就是面对面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


朱一龙因此每天都希望3D通话快点成为现实。


毕竟他们做演员的,想凑个面对面,太难了。




白宇到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


朱一龙叫助理去打包晚餐,带白宇上楼。


门关上的那秒,他把白宇堵在玄关,转身张开双臂,抱住对方。


下巴抵在瘦得清晰分明的锁骨上,朱一龙叹了口气:


“老白同志,这几天的私信,就不要看了。”


“…………”


然后他听见白宇如释重负地笑了:


“我还以为你要先质问我早上为什么不接电话呢。”


“懒得问了。人在我这,比什么都好。”


朱一龙轻轻拍了拍白宇的背,松开手,


转身去倒水。


“今天的感冒药吃了吗?”


“没呢。”


“切,我就知道。”




把装了温水的玻璃杯放在桌上的时候,他对上白宇的眼睛,光芒微弱,有些疲惫:


“可惜了哥,私信我全都看完了,哎,怎么说,还挺虐的。”






09


所以为什么,没和我打招呼今天就发了呢?


朱一龙疑问萦绕心头,想问又不敢问。


他看着白宇埋头吃面,转身拿了瓶酸奶递上去。


“唷,这可算半个竞品了。”白宇接过瓶子,盯着上面的logo和包装照片,冲他挑眉毛。


“随你便,不喝拉倒。”


朱一龙笑着坐回自己的位置,捧起面,也吃了几口。


然后他听见白宇咽了口酸奶,含混不清地说:“之前找过来那档旅游综艺要敲人了,我接了,哥你记着接。”


朱一龙蓦地抬头:


“所以今天就为了这个?”




“嗯。为了这个。”




食不知味。


朱一龙放下了一次性饭盒。


他双11猫晚前,其实和白宇因为同台不同台的事情吵过一次。


最后显然是他赢了。


甚至至今他也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


他能感觉得出来整个网路都对他俩同框这件事风声鹤唳,他也能感觉出来,他俩不同框,对谁的事业发展,都更好。


临猫晚前两天,白宇还在因为这件事跟他理论。


“你明知道大家都想看我们俩一起出现!”


“不是大家,是只有一部分人真心想看,另一部分人为了热闹,甚至还有一部分人,对此非常不满。”


“哥,我有的时候真的挺不懂你的。你不想和我同台吗?”


“想。”


“那为什么不呢?”


“因为相比之下,我更想让所有人看见你,而不是看见一场热闹。”






10


朱一龙一度想让白宇真正弄懂自己,他甚至跟白宇说过:


“你如果认识从前的我,也许就会原谅现在的我。”


这话,他发自内心的。


他用了“原谅”,而不是“理解”,因为他深知道,自己有时候并不是对的那个。




但他没办法。


很少有人知道,朱一龙在演艺圈之前的那十年是怎么过的,非要浅显地打个比方的话,就像是爬雪山。


每个人都是从正面在爬,只有他,不知怎么地,就走了背面的那条路。


那路上,几乎一个人也没有。


他面对一个个坏选择,然后从坏选择里,挑看起来不那么坏的。


他加入那些个剧组,又离开那些个剧组,合作过的演员大多刚刚熟络便又分离,最后还是徒然只剩他一个。


他天生不怎么爱说场面话,更不喜欢下戏后的玩乐,宁可自己回到宾馆房间看蚂蚁打洞,也不愿再喝一瓶被换成了酒的雪碧。


于是他就这么眼里是沙,脚底是泡地在雪地里孤独地走,走了很久很久,直到遇上白宇。


白宇对于他来说,真的太特殊了,特殊到熟络起来只用半天,坐在一起唱歌却三个月都不会厌倦。


本以为是一见如故,没成想一见钟情。




他跟着白宇,不知不觉地,就那么从雪山的背面,绕到了正面。


这才发现,原来热闹也有朝一日是可以属于他的。




但伴随着热闹而来的,还有很多别的。


“《镇魂》男二艳压男一了。朱一龙真是毒男主,可怕。”


“我们拢龙没有演过那个破网剧,早就往前看了。”


“这俩人怎么回事啊?麦麸的尽头无论如何都是解绑吧……”


“我家哥哥真可怜,老和另一位一起提,公司也不宠,还有没有出头之日了?”




仿佛下一秒,就会雪崩了。






11


朱一龙怕了。


他足够爱白宇,或许正是因为太爱了,束手无策,措手不及。


于是在众人都看得见的明面上,他狠下心先迈了一步。


不是往前或往后,而是平行远离。


相比于让全世界都听到爱,他更想让全世界都看到一个,特别特别好的白宇。


明面上不受朱一龙干扰的白宇。


他甚至把歌单里那首张敬轩的《只是太爱你》,循环了无数遍。


听到自己麻醉自己,就算白宇有一天受不了了,真的和他分手,也不是什么最坏结局。




只可惜,他后来才知道,这不是白宇想要的。


那孩子从小就被爱环绕,也因此永远需要很多很多的爱。


于是宁可和公司联手摆拍,去求前女友帮忙,也非要挣到一个光明正大和他朱一龙一起出现的机会。




“你说你这么好,让我怎么舍得放手呢?”


“那就别放手了,联手吧。”


“嗯?”


“哥,联手演一场戏,兄弟大戏。”






12


白宇晚上要回兰溪,第二天还得辗转去北京。


朱一龙没敢留人。




只是临走的时候,忍不住又抱了抱对方。


“你的小宇宙们,你准备怎么办啊?”


“不知道……哎。”


“别叹气,早点睡觉。”


“今晚怕是睡不着了。”


“那我陪着你。”


“别别别,我可看你明天的通告单了啊,累着呢,趁早睡觉。”


白宇咧着嘴,冲他又笑了一个,才转身走掉。




朱一龙就站在原地,有些不舍得动弹。


他之前以为自己那些隐晦又盛大的表白已经足够了,现在却觉得还得更努力点,努力点去弄懂白宇究竟想要什么。


或许从故事的最开始,小太阳就没想过躲在他这里被遮风挡雨,而是宁可拉着他一起淋个透也要并肩而立。


那就一起,他没问题。




凌晨4点,眼看天就要亮了。


朱一龙没怎么睡,他知道白宇心情不好,有感应似地,跟着一起睡不着。




“哎,刚跟粉丝们聊完天,你睡了吗?”


一条微信,来自MR.WHITE。


“没。”


朱一龙发了一个字过去,想了想又补上一句:


“那个综艺我接好了。”


“这么速度?”


“嗯。”


“哥你真的快”


“我觉得你这句话……还挺有歧义的。”


“嘿嘿嘿……”




朱一龙翻出剧组工作群,看了眼通知单,再有差不多两个小时,就会迎来日出。


他真的得赶紧,能睡一会儿是一会儿了。




“眼看天要亮了,睡吧。”


“嗯。真好啊。”白宇从善如流,没再发别的,估计真的去睡了。




朱一龙合上手机,将身子侧向窗户,天边已经有些泛白,朦朦胧胧梦一般,撒下温温柔柔的光。






是啊,真好。




守着月亮,等着太阳,


眼看天就要亮。








-END-



评论
热度(891)

© 玫瑰花刺不好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