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云见日,未来可期;不骄不躁,风雨同行。

宣之于口的不可言说(番外)

蒙面天涯:

☆不上升 不负责


1


他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从他和那个人被拍到那天开始,他就知道了。


那时他们热恋正酣蜜里调油,那个人要去出差,他不舍得就去送机,结果两个人被拍到了。


如果只是被拍到从车里出来倒还好,关键是那时,他们十指相扣,依依不舍。


手机的闪光灯和单反的快门声此起彼伏,那个人回过身把他的头塞在了自己怀里。


他把手指放在嘴里咬住不出声,心里却唾弃自己的无用。


虽然及时喊了工作室来做处理,但是毕竟可能还有漏网之鱼。


无法排查每一个人的相机、手机,也无法预估每个人心理是明是暗。


听天由命,也无非就只能这样了罢!


但是那个人不这么想。


那个人一直所做的,从来不是随波逐流,也不是顺其自然,他要做自己、和他的命运主宰,为他们两个人挣出一片天,空出一片地,留下一个姓名。


 


2


因着前女友持续不断的纠缠,他已经很久不能定下心来做事情,就算在每次营业之后,都要担心会不会一出门就被她和扛着长枪短炮的狗仔堵到。


那个人看在眼里,什么都没有说。


却每一次都会出现在他的酒店门口,陪他一起去会场。


也会在每一场活动结束后,第一时间把他接走。


那个人戴着口罩和帽子,沉默地坐在保姆车里。


他终于可以安稳地睡觉,那个人的手轻拍他的背心,他觉得,有那个人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可就算已经小心翼翼,可偶尔还是会遇到前女友,他无奈又尴尬地不知该说什么,那个人满面阴沉。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那个人这样的神情,上一次还是在他不肯去做手术的时候。


 


3


留不得了,回到酒店以后那个人说。


他吓了一跳,扑过去拉住那个人的手,磕磕巴巴带着哭腔地劝,是个女生而已、又是以前的女朋友,没有爱情还有友情、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又不是十恶不赦,你千万千万、不要冲动!


那个人疑惑地看他,一个手指点住他的脑门推开,我有时候真不知道你这脑袋里想的是什么,怎么就觉得我要动她了呢,这富强国家法治社会里,你动一个给我看看?


他吸吸鼻子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有点没底气地打哈哈,啊,可说呢,我觉得你也不是这么不讲究的人,所以那你是个什么意思,你跟我说说别让我胡思乱想。


那个人不理他,你别管,不关你的事,你就知道我会搞定就行了。


他惴惴不安观望了几天,前女友果然没再来过,他也不知道是剧组里太忙还是那个人真的做了什么。


但终究是放心了。


 


4


他俩那时候都在拍戏,剧组就隔着一条街,中午一般都尽量约在一起吃饭。


他胃不好,又挑食,总是很难有顺口的东西吃,吃的不舒服,就要不开心,不开心了,那个人又要哄他。


总之非常矫情难搞定,一般这种情况是怎么说的来着,恃宠而骄。


人家都说恋爱里的男人会变成小孩,他不仅变成小孩,那个人有时候怀疑,他是不是直接变成了婴儿?


可是谁的人谁心疼,不能一起吃饭的日子,那个人就会让助理去做饭,再拿过去给他吃。


助理经常性哭丧着脸,本来伺候老板就很苦很累了,现在还要连老板娘一起伺候,光伺候也就算了,还要跑腿去给ta送钱…


小声嘟囔的时候被他听到,就好奇地跑过来问,皮皮哥,你自己嘚吧什么呢?


别看他一脸胡子拉碴又粗又糙,可睁大眼睛天真无邪望着你的时候真真儿是没法抗拒,助理鬼使神差就把老板的嘱咐忘了、鬼使神差地就全给说秃噜了,老板让我给你前女友送钱,还说让她以后好自为之。


他皱皱眉头,没想明白这是什么神奇的操作系统。


 


5


他决定还是自己问问可能比较快,这个皮皮哥看起来就是智商不太高的样子。


当天晚上打游戏的时候他就问了,趁着那个人躺鸡的时候。


哦,也没什么,那个人说的云淡风轻,手底下却麻利地又开了一局,我买了她一些料,又给了她一笔钱。


多、多少钱?他差点咬到舌头。


嗯,五十万。那个人瞟了眼他的神色,决定还是打个半价告诉他。


他惊得眼珠子快掉出来,龙哥你疯了吧,干嘛给她钱!要是下次还来找你要怎么办?


他心疼地咋舌,五十万啊,我要拍好几集电视剧啊!


那个人翻了个白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价,跟我哭什么穷。


又说,没事,只要她不再来纠缠你,五百万也值。


他被这句话感动得从心里到身上都妥帖,糊里糊涂就按了那个人在床上亲了个天翻地覆。


就是亲得太狠第二天他的腿有点颤。


 


6


网上开始有奇怪的传言流出来。


最开始是在匿名区,有人开贴质疑他俩的“兄弟情”,声称有亲密照片。


然后渐渐流传到实名区,也有一些人开麦他吸血辣菜、那个人加戏压番、他俩动机龌龊关系不纯。


一时间粉黑相争,两败俱伤,粉丝举报到手软,路人冷嘲热讽。


他终于意识过来,当时漏出的那几张照片,恐怕就是祸水源头。


又或者是更早,当初对月三拜定终身、酒后耳边对情歌的时候,已经初见端倪。


公司不满、粉丝烦躁、黑子欢跳。


他知道这段情不容于世,也明白前路漫漫毫无尽头,可是相爱到底是什么错处、还是什么见不得人的隐秘故事?


他心中忿然,面上却是平静无波,只不过每天多用了时间流连于实名区,看别人怎样诋毁、又怎样空口造辞,然后轻轻一笑。


 


7


公司说如果想那些偷拍能被压住,他就要配合。


炒CP、炒恋情、炒直男且长情的人设。


是为了他的前途吗,还是仅仅为了公司的利益而已,他已经不想深究。


他商谈完出来,心里已经明白,就算极力想要挽留,但夏天也确实即将过去了。


天气很好,太阳很高,他遮了遮刺眼的阳光,长长吐出一口气,心想可能以后都看不到这样好的景致了。


那个人给了他一场盛大无朋的告白,在众人前,坦荡且认真地将整颗心奉献出来,高高举在他眼前。


又许给了他千万承诺,画着遮蔽面孔的油彩、弹着不太熟练的节奏,让他留在他身边。


他捂住脸,无法将这件事情告诉那个人。


他不能开口,不能言语,甚至快不能呼吸,那么钝的刀不在意地切割着、磨蹭着,一层层血珠冒出来,他只能独自舔净。


 


8


白羊座的爱情是什么样?是夜来非和小情歌,也是红肿的唇瓣和合不拢的腿弯。


可是那个人要出差拍戏,十天半月归期未定。


那个人时常担心他,会不会被欺负、会不会吃不饱饭、会不会很孤单。


他点点头,确实,你不在这里,连热水壶都是冷冰冰没有温度。


说着就伸出手要去摸刚做开的一壶水。


吓得那个人一把把他拉进怀里。


宝宝,那个人扣着他的后脑喃喃地叫他,你让我怎么放心得了。


 


7


那个人比他稍矮,却一点儿都不影响把他公主抱起。


但这天只是闻了他耳边发梢清新薄荷香,深吸一口气不舍得撒开手。


不用担心我,他说,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而且我们可以每天视频。


那个人点头,玩弄他一绺微曲短发,我尽量早点回来,有什么事千万记得打电话给我。


表面上答应得挺好,可是那个人一走他就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先是和工作室通了气,说了自己的计划,又嘱咐了绝对不许给那个人通风报信。


工作人员们一脸晦涩一言难尽,劝他再好好想一想,劝他不要做傻事。


他倒是平静,因为她我们吵过好几次,虽然是我没理,但最后总是龙哥让着我。他越这样,我就越觉得对不起他,也会更记恨她狗皮膏药一样黏着我。本来是不应该这样说她的,毕竟也曾经在一起过,我这个人没那么多激烈的手段,只希望好合好散,但是她既然不明白我这番好意,那么一些非常手段,我也不是不会使。


 


8


工作室的人看惯了他平时温和柔软好说话,偶尔显出脾气时却也执拗得如同一块硬石头。


他们虽然心里很担忧,却也不能就这么放任他自己去做什么,就算是硬着头皮,是福是祸也得一起扛。


能将她前途尽毁的黑料攥在那个人手心里,封口费却在自己口袋里,她不得不答应他提出的所有要求。


像公布恋情一样的摆拍、像蓝光画质一样的拍摄效果、还有像路人旁观一样的视角。


他写了剧本,走了场,贴了定位标识,安排了摄像机位。


Action!他喊道。


有条不紊,胸有成竹。


留下足够多的破绽,让愿意深究的人能看懂,他所有被胁迫而不得已的举动。


 


9


他疲惫不堪,心力交瘁。


温香软玉在他怀中,还有谄媚的笑容,他却只想着那个人硬实的肌肉和云淡风轻的面孔。


我要沦陷了吧,他恍恍惚惚地想,不,我已经沦陷了吧。


心里无比想念那个人,无比想念。


换上了那个人托人带回来的Yeezy,蹲在家中自拍给他看。


哥哥你看,你不在家我也吃得很好,还长肉了。


哥哥你看,新鞋是不是很好看。


哥哥,我想你了。


微信对话框中小星星噼里啪啦地掉落下来。


 


10


他心里很丧,虽然觉得自己作为作为非常不堪,但没有后悔。


为什么要后悔,人狠毒才能活下去,为了日后万一的战斗存一份保障,即使会伤害到谁,也顾不得了。


时至今日,除了自己和那个人,他还能顾得到谁呢?


他翻到那个人小时候的照片,圆圆的西瓜头齐额的刘海,他喜欢得抱着手机不撒开,下午就出去剪了个一模一样的。


可是第二天要参加同事的婚礼,他顶着那锅盖去了,自然是傻乎乎的样子,被大家笑了个够。


他也不生气,还笑嘻嘻到处甩着碎发,可爱得让人想揉头毛。


褪去华丽的外表,享受本质的美好。


幸福,就好。


 


11


那个人看见他发的照片,手忙脚乱改签了当天最近一班回国的航班,拉着行李箱去片场杀青,留下同组演员目瞪口呆看他毫无留恋飞奔离去。


别说一分钟、就连一秒钟也不想耽搁,立刻马上就要回到他身旁。


见到面那个人先胡撸他的西瓜头,真像小时候爷爷给我剪的。


他打掉那个人的手,要不你也去剪一个吧!


带了很多礼物给他,衣服、眼镜、鞋,最后掏出一小瓶香水。


是限量款,瓶身上刻了字,他的名字。


你的名字呢,他问,手里紧紧攥着不放开。


那个人转过去瓶子背面给他看,在这里。


那个人看他的眼光一直是柔和的,好看的眼睛里洒满星光,从一年多之前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把这双眼睛、也把这个人深深印在了心里。


喜欢吗,那个人惴惴地问,不安地搓着手指。


他兴奋地点头,双臂环着那个人的脖子,叭嗒亲上一口,你送的我都很喜欢。


 


12


那个人终究还是知道了这件事,在他策划实施第二次摆拍的时候。


他被狠狠骂了一顿。


可是骂完了那个人叹口气挥挥手,算了算了,拍就拍了吧,只盼着用不上就好。


 


13


那天,他坚持选了《小幸运》。


两个人合唱过的歌,他一个人唱给那个人听。


第一次登上那么大的舞台,第一次听到那么多欢呼和掌声,他站在升降台中央,心绪难平。


眼睛有一点潮,舞台灯洒下来,照得他头发上的小星星晶晶闪亮。


但愿在我看不到的天际,你张开了双翼,遇见你已注定,她会有多幸运。


 


14


当他们一起出去吃饭时再一次被拍到,他知道,两个月前的准备,最终还是要用上了。


他有点丧,他有很多丧。


虽然从一开始就有这个心理准备,但当这天真的到来,他还是忍不住心疼。


心疼自己,但更心疼那个人。


视频曝出去,他就安全了,但那个人将会独自面对突如其来的诋毁和脱粉。


站在风口浪尖上,一个人,会很孤独和害怕吧?


他彻夜抱着那个人,心底一片冰冷。


那个人反而安慰他,没关系,这样的话,我们都会安全的。


他心想,为了圆满,我们遍体鳞伤。


 


15


一切按照公司的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


先是APP推送,然后营销号跟上,再大粉控评带方向。


一整天下来,精疲力尽,他躺在床上,只想流泪。


他在黑暗里寻找那个人的唇,轻轻覆上去,柔柔地亲吻。


不激烈也不冲动,他把心里的恐惧和歉意一一奉送。


那个人的回应很热情,火苗一点就着,火烧火燎,蚀骨深情。


呀,他说,我明天要营业的。


那个人噙了他的后颈含糊地答,我知道。


 


16


他很难受,他能欺骗自己,却不允许自己欺骗别人。


他在半夜空降了粉丝群,粉丝的安慰反而使他更觉得委屈难过。


何德何能,收到这么多的爱。


又有何德何能,回馈这些爱?


 


17


什么都很完美,除了他自己。


还有那个人。


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边翻相册一边流泪。


那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边抽烟一边流泪。


太苦了,太难了,这条路,实在不好走。


可是因为相爱,可是因为不能告诉全世界他们相爱,可是还是很想很想在一起。


如果有什么暴风反噬,他希望冲着他来。


这一次,他想要用尽力气保护那个人,就想以往,那个人保护他一样。


那个人说,风浪过后,前路熠熠生光。


/END



评论
热度(640)

© 玫瑰花刺不好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