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云见日,未来可期;不骄不躁,风雨同行。

唯一的小宇

不听话:

1.


他是唯一一个.




2.


进组快一个月的时候,陈伟栋给朱一龙打电话,说他要来镇魂剧组探班.




他是第二天下午到的,车子刚开到朱一龙发的定位点,就看见好友站在路边,手插在口袋里,轻松随意地冲他招了招手.




陈伟栋跳下车,自然地上前和朱一龙拍肩拥抱:“气色不错.”




朱一龙腼腆地笑了笑,示意助理去帮陈伟栋拿行李,自己带着他往剧组里走.




一路上遇到不少工作人员,态度亲切地和朱一龙打招呼,喊着沈老师好或者龙哥好,朱一龙微笑着答应,时不时与人寒暄两句,陈伟栋撞他肩膀笑着调侃他:“人缘不错啊沈老师.”




朱一龙先带他去见导演.




导演周远舟和他之前合作过,两人私交甚好.听朱一龙介绍完,热情地握着陈伟栋手要领他四处参观,话里话外又透露剧组条件紧张,快拍的戏演员都还没到位.




陈伟栋很上道:“要是这样,您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角色,我也参与参与,正好我和一龙好久没见了.”




周远舟大喜,连忙让执行导演把剧本递他手里:“这可太好了,正好,新单元一个叫谭啸的角色,最适合你不过.”




这种出于人情客串的事儿并不少见,朱一龙也不和他客气,悄悄给他道了谢,又问助理:“小白呢?”




助理四下张望:“宇哥在二楼和辛老师对戏吧.”




朱一龙点头,转头对陈伟栋说:“带你去特调处二楼看看.”




二楼主要布的林静实验室和赵云澜办公室的景,下一场戏即将开拍,现场工作人员忙着调度,朱一龙一进屋,先看见白宇,叼着根棒棒糖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晃荡着一双细腿,眼睛盯着一处一动不动,像是在发呆.他的侧脸轮廓冷硬深邃,此时倒显出几分生人勿进的冷淡意味来.




“白宇.”朱一龙叫他.




他一叫,白宇便回了神,看见朱一龙时眼睛不自觉地亮了亮,嘴角翘起,弯起一个讨喜的弧度来,“龙哥.”




白宇跳下桌子,大跨步走到朱一龙面前:“我刚还在找你.”




朱一龙说:“我接我朋友去了.”他拍了拍陈伟栋肩膀,给素未谋面的两人介绍:“这是我老同学,陈伟栋.”




“这是白宇.”




白宇连忙伸手,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哎,伟栋哥,你好你好.叫我小白就行.”




陈伟栋对这个看起来很是热情阳光的青年演员印象不错,两个人有来有往地聊了几句,白宇问朱一龙:“龙哥,伟栋哥吃鸡吗?”




朱一龙无奈地睨他一眼:“我们晚上准备聊天,不玩游戏.”




白宇也不失落,正好导演叫他,他便拍拍陈伟栋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架势:“有空一起打游戏啊!”




第二天七点陈伟栋便被朱一龙叫起来,说去吃早饭.




陈伟栋站在酒店大厅打呵欠:“真够稀奇的,没见你以前为吃早饭这么积极.“




朱一龙抿嘴笑了笑:“酒店附近有家面馆,味道不错.”




陈伟栋奇怪:“那我们还在这傻站着干嘛?”




“等白宇.我们早上都一块去.”




“哦,他起床了吗?”




朱一龙看了眼时间:“应该起了,约的七点半,他不会迟到的.”




快七点四十了白宇还没到,朱一龙想了想,没打他电话:“今早没排他的戏,可能还在休息.”末了还忍不住给他找补:“他昨天夜戏拍到很晚.”




陈伟栋表示理解:“那咱们先走吧.”




酒店门口有个下坡,两人刚行至半途,就听到背后有人叫他们,颇为意外惊喜的语气.




朱一龙和陈伟栋双双回头,就见白宇踩着平衡车站在上方不远处用力冲他们挥舞手臂,笑嘻嘻地问:“龙哥,伟栋哥,你们是在等我吗?”




陈伟栋便冲他笑:“就等你了,走,去吃早饭.”




白宇哎了一声,踩着平衡车就往下冲.




他也是没反应过来,冲下去后才后知后觉地在心里卧槽了一声想着完了完了下坡怕是要摔跤.




朱一龙被他吓了一跳,连忙叫他身子往下蹲一些,白宇闻言调整了站姿,努力控制平衡后车子歪歪扭扭地往朱一龙的方向跑,嘴里喊着:“哥哥你接我一下.”




等人结结实实地落在朱一龙怀里了,便低眉顺眼耷拉着脑袋听朱一龙训斥:“跟你说过不要在坡上玩,很危险知不知道.”




“知道了知道了.”白宇嬉皮笑脸地搭着朱一龙肩膀,“龙哥你得再抱我一下.”




朱一龙手还揽着他腰,闻言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为什么?”




白宇无意识地嘟了嘟嘴,皱着眉冲他撒娇:“脚软了,下不来.”




陈伟栋被他逗笑了,连忙上前想去扶他:“是太危险了,吓到了吧.”




朱一龙侧了侧身,没让他扶,自己稍用了点力把白宇从平衡车上拎了下来,冷着一张脸:“再有下次,我不陪你玩了.”




白宇连忙拍胸脯保证:“绝对没有下次.”




陈伟栋最后一场戏是在医院,杀青得很顺利,结束后换上黑袍使扮相的朱一龙拿着手机要和他自拍.




陈伟栋坐在椅子上笑他:“黑袍使还要自拍啊?”




“黑袍使就不能自拍了吗?”朱一龙理了理袖子,把手机举高.




陈伟栋笑眯眯地站起来,朱一龙搭着他肩膀,两个人对着镜头做表情.




白宇本来在旁边看着,突然调皮地跳到两个人背后,抿着嘴偷笑着入了镜.




朱一龙把手机递给助理,问陈伟栋:“你车什么时候到?”




“应该快了.”




他点点头,又对白宇说:“伟栋车快到了,我去送送他.”




白宇啊了一声,问他:“那我也去呗?”




“不用,你等会还有戏.”朱一龙把他摁在小马扎上,“休息一会儿.”




白宇便乖乖应下,仰着头冲陈伟栋挥手:“那伟栋哥,你慢走啊,我就不送你了.”




陈伟栋也冲他挥手,“好,你们拍戏加油!”




在路边等车的时候陈伟栋忍不住感叹:“我觉得你这个剧能播好.”




朱一龙笑回:“借你吉言.”




“白宇人还挺好的.看来你们处得不错.”观察了两天的陈伟栋下结论.




冷心冷面的黑袍使大人笑起来,眼睛弯成柔软的弧度:“是吧.”




3.




将近凌晨的时候,朱一龙收到了白宇的微信.




彼时他们已数月未见,白宇偶尔会在微信里问他打不打游戏,其余话少得可怜,他也不发朋友圈,新戏杀青后微博数量锐减,人间蒸发了一样.




白宇问他:龙哥,你在北京吗?




朱一龙直接回了个电话过去.




“你干嘛呢?”朱一龙声音柔和,带着自己不曾察觉的小心翼翼.




白宇沉默片刻,说:“哥我在医院躺着呢.”




朱一龙无意识地坐直了些:“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低哑:“没事儿,做了个气胸手术.不严重.”




“怎么不跟我说?”朱一龙皱起眉.




白宇愣了一下,冲他打哈哈:“我这不就跟你说了吗.”




其实话一出口,朱一龙就后悔了,他和白宇相识不过数月,实在算不上做手术都要提前告知对方的关系.




可他却不想顺着白宇递的台阶下.




两个人一时都不说话,隔着话筒耐心听对方起伏的呼吸,还是白宇忍不住率先打破沉默:“哥,你说话.”




朱一龙无奈地叹口气,开始耐心地问他:“要住院多久?谁照顾你?疼不疼?北京下雪了,你被子盖厚一点.”




他问得细致,白宇就掩不住话匣子了:“就住一个星期,我妈和我姐来了.麻药失效了,疼得我睡不着.龙哥你也是,拍戏里面多贴几个暖宝宝.”




朱一龙轻轻地笑了一声:“好.”




原本低落的生出毛刺的情绪就这样被他一句问候抚平,白宇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忍不住自嘲:这算什么事呢.




朱一龙问他:“小白,要不我回北京去看你.”




白宇连声拒绝:“不用不用,小手术而已,龙哥你自个儿好好拍戏啊.”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把被子拢紧了些,窗外悬着一轮皎洁明月,他看着月亮问:“哥哥你那儿有月亮吗?”


 


朱一龙走到酒店阳台上,先被冷风灌了个透心凉:“没,这几天都是阴天.”


 


白宇哦了一声:“我这就有.”


 


“那明天天气肯定不错.你没事去晒晒太阳.”


 


白宇哎了一声,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朱一龙说:“睡吧.”


 


白宇揉了揉眼睛:“龙哥你还不睡啊?”


 


“我也睡.”


 


他这才放心了:“好,那我睡了,龙哥晚安.”


 


朱一龙叫住他:“小宇.”


 


“怎么了龙哥?”


 


朱一龙放柔了声音哄他:“好好吃饭,保重身体,好吗?”


 


他这样说话,白宇一向没法招架,只觉得心又酸又涨,像是被水泡着,快要从眼眶里涌出来.


 


他吸了吸鼻子,认真点头:“好.”


 


3.


 


朱一龙是主动联系的法海传剧组,说要给白宇录一个打call视频.


 


“先别告诉他.”他叮嘱道.


 


负责宣发的工作人员正为电影宣传头秃,就被这从天而降的馅饼砸得晕头转向,连连答应:“明白明白.朱老师您对白老师真好.”


 


朱一龙笑了笑,对于这部白宇推迟做手术时间无偿参演的电影,宣传能做到什么程度,心里也有数,他不点明,转个头就找上了翟天临:“翟博士,小白的法海传快上线了,你看能不能帮他宣传宣传.”


 


翟天临回了他一串:“......”


 


朱一龙:怎么了?


 


翟天临:没事,就觉得你挺乐于助人的.


 


朱一龙:情况特殊,这部戏他也不方便找同公司的帮他宣传.


 


翟天临:我和他非亲非故,以什么身份去啊?


 


跟着他发了两个坏笑的表情:娘家人吗?


 


朱一龙早有准备,淡定回击:我听说女主和你一起合作了电影.


翟天临无语:你丫想得还挺周到.


 


朱一龙回他两个抱拳的手势和一个龇牙笑.


 


翟天临办事效率很高,很快联系好剧组和黄蓉,把提前录好的视频发过去.


 


录的时候他斟酌了一下语句,说:“请大家多多支持青年演员”.


 


等事情办妥了,他又回头来调侃朱一龙:“你可真够费心思的,面子里子都给人顾到了.”


 


朱一龙在电话那头轻笑:“谢了,回头请你吃火锅.”


 


翟天临夸张地叹气:“不是吧小朱朱,人情都舍不得让你家小白还啊.”


 


朱一龙疑惑地嗯了一声:“你不是在帮和你合作过的女演员宣传?”


 


翟天临服气了:“你变了,你以前可没这么黑心啊.你还是朱一龙吗?”


 


朱一龙笑起来:“我没给他说,人情算我欠你的.”


 


“你们这社会主义兄弟情还真够感人的.”翟天临啧啧两声,“没见你以前对哪个合作对象这么上心过.”


 


合作对象吗?


 


朱一龙无意识地卷起手边剧本的书角,想起李婵也和他说过类似的话.


 


如果是合作对象,可以就像他籍籍无名又自在随心的十年里一样,想互动了就爬上微博回复,不想配合的营业就不配合,例行公事一般宣传新剧,剧里圈的cpf在他评论里撕得热火朝天,他也懒得去调停,转过身毫不留恋地沉浸在下一个角色里.


 


可白宇不一样,他不单单是他的合作对象,他是他的好朋友,是和他在万人面前并肩四拜,携手走上人生转折点的,特别好的朋友.


 


镇魂大火后,他和白宇被仓促地推到大众面前,还没有缓过神,一举一动就被无限放大,伴随着各式各样的解读.好的,坏的,还有伴随着赞誉而生的恶意揣测和攻讦.


 


白宇从来不和他说这些,只忙着对着他的毛猴表情包傻乐,时不时就发两张过来,再加一串哈哈哈.


 


也不知道是在哈什么.


 


但他还是注意着,白宇只要cue他,发表情包也好,评论也好,他就尽早快的回复他,一条不落.


 


甚至还主动cue他好几次,破天荒地晒了微信截图,晒芒果的照片,紧随新梗调侃他.


 


镇魂女孩们对他们小学生一样互怼的社会主义兄弟情更是喜闻乐见,齐心协力将他们两人的热度推向顶峰,而那些躲在角落里打着爱他的名号对白宇的言行万般挑剔的人,总算无话可说.


 


“我很关注你.”直播的时候说的话不是假话.


 


面对能陪自己聊戏与人生聊至半夜的多年好友,朱一龙就显得十分坦诚.


 


即使话题有点诡异的,围绕着一个男人.


 


“白宇就是看起来憨,心思挺细腻的,你给镇魂宣传,他还问我要不要来跟你道谢.”朱一龙模仿白宇的口气,“说我天翟老师也给咱们宣传啦,龙哥我是不是得向他表示一下感谢.”


 


他模仿完自己都忍不住笑:“我跟他说翟博士外号雷锋,喜欢做好事不留名,不用谢他.”


 


翟天临啐他:“你就贫吧你!”


 


他后知后觉地发现华点:“我给你宣传,他来表示感谢?你俩又不是一家子,宣传怎么绑这么死?”


 


朱一龙心想,我还没说我们宣传都是找同家外包公司一起做的,工作室的人在一个群里.


 


他笑而不语:“这个我觉得不能给你深入解析.”


 


4.


 


飞往长沙的途中,朱一龙叫李婵和白宇换了位子,白宇看着有些兴奋,坐他旁边动来动去的,几次转头看他,欲言又止.


 


朱一龙正在看手机备忘录上的行程,察觉到他的视线,便问:“怎么了?”


 


白宇舔舔嘴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脖子:“有点没缓过劲,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啊——”


 


朱一龙会意地笑了笑:“镇魂女孩太热情了.”


 


“那咱们得好好谢谢她们.”白宇说.


 


朱一龙点头:“好.”


 


白宇问:“龙哥你在看什么呢?”


 


朱一龙自然地把手机递过去:“看这几天的行程,安排得挺紧张的.”


 


白宇倒不是很在意地耸耸肩:“没办法,剧组不好请假啊.”


 


他退出备忘录,不小心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了,玩心上来自己拿着玩了半天,又拿去照朱一龙.


 


“龙哥,给你打聚光灯.”


 


朱一龙任由他照着,嘴上吐槽他:“你幼不幼稚.”


 


白宇嘿嘿一笑,把手电筒关上,握着手机比成话筒的样子递到朱一龙嘴边:“咳咳,我是镇魂日报的记者小白,请问朱老师是第一次参加快乐大本营吗?”


 


朱一龙坐直了些,配合地回答他:“是第一次.”


 


“那朱老师有什么心情呢?”


 


“很开心,也很紧张,希望自己和白宇老师能做好.”朱一龙一本正经地说.


 


被朱老师cue到的白宇老师连忙义气地拍胸脯:“龙哥你别紧张,我保护你!包我身上了!”


 


朱一龙被他逗笑了:“这么厉害呀.”


 


他伸手去揽白宇的肩膀,白宇就下意识地靠过去,抻着下巴任朱一龙摸他的胡子.


 


“哥哥.”白宇仰起头,眼睛湿漉漉地盯着他,“我还是觉得不真实,像做梦一样.”


 


朱一龙去握他的手:“不是梦.”


 


“我也在呢,小白.”


 


5.


 


幻乐之城录制结束走出摄影棚后的第一件事,是给白宇打电话.


 


他为这个作品准备了很久,也付出了很多心血,直播过程中人一直处于一个紧绷的状态,脱了演出服,才发觉自己出了很多汗.


 


保姆车马不停蹄地开往酒店,他却有些等不及,听到白宇声音后,整个人总算放松下来.


 


白宇正待在酒店看剧本,他跟着要去试镜.


 


“龙哥?”他有些惊讶,“你今天不是去录节目吗?”


朱一龙嗯了一声,“刚刚录完.”


 


白宇关心道:“怎么样,还顺利吗.”


 


“还行.”朱一龙难得语气有些急切,“小白,节目播出了,你一定要看.”


 


白宇跟他打哈哈:“好啊,我到时候一定帮龙哥宣传.”


 


朱一龙打断他:“不用宣传,你看就好了.”


 


“剧本就我发给你那个,棒棒糖和漫天羽毛没了,就小丑和玫瑰花的故事.”他轻声说.


 


白宇有些脸红:“哥你不用这样.”


 


剧本他看了,里面用到的意向指向性太明显,他觉得惶恐.


 


他知道朱一龙不在乎别人看法,直来直去,十分硬核,但他不想让他惹上麻烦.


 


剧结束了,一夜之间他们两个从好兄弟变成了彼此粉丝口中的“前前前同事”,即使他们在公众场合强调过很多次,他们是特别好的朋友,以后也会是特别好的朋友,也无济于事.


 


解绑成了迫在眉睫的事情,粉丝之间矛盾也越来越深,虽然白宇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夜之间就成了作恶多端别有用心的小人,但如果继续在微博和朱一龙互动,让大家都不开心,那他可以妥协.


 


朱一龙后来想,他那会儿是太忙了,该早点觉察制止的事情,已发展到他难以控制的地步.


 


白宇在微博给他发的感谢粉丝的视频留言时,他还是如往常一样,及时上线回复他.


 


其实他挺开心的,因为白宇的评论是针对他视频说的内容发的,说明他认真看完了自己的视频.


 


这种感觉很难描述,但他确实是很难遇到一个人,再像白宇这样认真听他说过的所有的话.


 


回复完了他就下线了,老同学的评论他想了想觉得没啥好回复的,就直接跳了过去,直到他把手里工作做完再看手机时,老同学在微信里弹他.


 


“朱朱你不能这样把我晾着,我还要不要面子啦.”


 


朱一龙回了个微笑,跟着上了线回了评论.


 


其实这是一件很普通的小事,老同学手滑分享秒删,然后发博调侃自己是粉头,他就和往常一样互怼一下,即使后面跟着而来的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他和他否认恋情的热搜,也不影响他出于同学情谊帮他的推广博增加热度.


可他没想过这样会让白宇难堪.


 


外人管中窥豹,便自顾自地为他身边人下定义,谁真心实意,谁捆绑吸血,谁多年老友,谁三月同事,她们振振有词,自以为探得真相,为自己的一己私欲增添砝码.


 


可笑.


 


等他后知后觉地品出白宇这句“感觉到温暖...我就放心了”是他充满仪式感的告别,朱一龙只觉得脑子有一瞬间在嗡嗡地响.


 


那是第一次他在白宇面前失态,大半夜直接杀到了白宇住的酒店,把他压到门板上通红着一双眼问:“你要离开我吗?”


 


白宇一脸懵逼地看着他,啊了一声:“没有哇.龙哥你怎么了?”


 


朱一龙心下一松,抱住他低声喃喃:“对不起.”


 


他们之间总是很有默契,从第一次见面起就有.白宇知道他在说什么,安抚地拍他的背:“表面上解绑而已啦.”


 


朱一龙有点委屈,故意和他抬杠:“我不想解绑.我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白宇失笑:“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啊.就是最近吧情势严峻,避开互动就好.”


 


朱一龙低低地嗯了一声:“七夕你是不是有空,我来找你.”


 


白宇笑:“好啊,到时候我们找个地儿玩游戏吧.”


 


这种小事朱一龙一向顺着他,也答应了白宇两个人不再明面上互动,心里却咬牙切齿着,想着暗地里他一定要找补回来.


 


他花了这样长的时间,绕了这么久的圈,终于把他的猫圈在怀里,还不准他晒么.


 


得到白宇一定会看的允诺,朱一龙才如往常一样问他“工作累吗?记得按时吃饭.”


 


正好助理给白宇发消息,说有一条广告博需要他发.


 


白宇便回得有些心不在焉:“吃了吃了.哥哥我先不和你说了,我有条广告要发.”


 


毕竟刚在舞台上肆意宣泄感情,这会儿朱一龙还有些上头:“那我去评论?”


 


白宇连忙制止:“可别,我发的广告.”


 


朱一龙转头问助理:“我今天有广告要发吗?”


助理意会地拿着备忘录翻了半天:“有一个,可以直接转发.”


 


朱一龙说:“小白,你等等,我们一起发.”


 


白宇:“啊?”


 


他想了想,又哦了一声:“那啥时候发啊?”


 


“933吧.”朱一龙说.


 


“有什么说法吗?”前钢铁直男白宇茫然.


 


朱一龙笑:“你忘了你那个土味情话了?”


 


白宇呕了一声:“龙哥你这也太土了吧!”


 


“行了,你快去编辑,弄好了叫我.”


 


两个人一起上线时,星饭团同时显示两个人冒泡.


 


白宇在微信里吐槽:“看我们俩一起跳出来,还挺刺激.”


 


“你别废话,等下时间错过了.”


 


朱一龙刻意晚了半拍,等白宇发出来了,才慢吞吞按下转发.


 


然后毫不留情地同白宇一起下了线.


 


白宇在微信里发了一个打滚的表情:“好刺激鸭!”


 


他都能想象到他激动地抖腿了.


 


“哥哥你这种事很熟练啊,老实交代,以前是不是干过.”


 


朱一龙回他一个摇手指的表情.


 


“你是唯一一个.”


 



评论
热度(2203)

© 玫瑰花刺不好养 | Powered by LOFTER